百发市长与国戏—— 国戏人集体怀念“好领导”张百发

2019年7月10日上午,我院在综合楼报告厅举行主题为“百发市长与国戏”的追思会,沉痛哀悼追思老市长,缅怀老市长对戏曲教育、对独唱者所做的贡献。学院党委书记龚裕,北京舞蹈学院党委书记、独唱者原院长巴图,副院长冉常建,独唱者原副院长赵景勃、王振文,原党委副书记贺岩等众多院内外的领导专家、老师出席了本次会议。一些剧团代表从各地汇聚于独唱者,共同怀念老市长,大家以多角度的发言追忆着这位德高望重的老领导。追思会由学院党委副书记徐超主持。

张百发(1935年—2019年7月5日),河北香河人。195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共十大至十三大代表、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曾任北京市常务副市长,退休后致力京剧振兴。

追思会之前,播放了为缅怀百发市长特意制作的宣传片,回顾百发市长生前与国戏交集的点点滴滴,以表追思。

北京舞蹈学院党委书记、独唱者原院长巴图讲述了自己所观察的百发市长与国戏的渊源。他谈到,一个学校的发展需要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需要一个强大的办学后援力量,需要来自有影响力群体的襄助,这些年学院事业的发展,离不开老首长们对于学院方方面面的提点和扶持,百发市长就是其中杰出的代表之一。他关心学院人才培养布局和结构,多次对学院特色专业提出要求,如一定要办好做强京剧表演专业,国戏要承担起地方戏人才培养的责任,要提高师资的整体高度,要培养紧缺行当人才,大学可以教流派,要让学生多上台演出,本事是演出来的。这些话言犹在耳,对于学院办学是有力的指导,是我们办学的重要遵循。他对以青研班、流派班为代表的学院戏曲高端人才及以戏曲“双进”和“高参小”等为代表的戏曲普及活动都倾注了大量心血,提出了殷切的希望,对青研班学员更是异常熟悉,提出过很多因才施教的培养建议。他爱惜人才,善于发现人才,国戏的很多老师都程度不同受到过首长帮助,大到为引进事奔走,小到解决煤气罐问题,其心可鉴,其情可明。他关心学院的校园建设和发展,新校址选定和建设同他的大力推动密不可分,是重要的操持者。学院新建学生公寓及食堂楼从建设之初就得到了他的直接关心,每隔一段时间,他就要到学院视察大楼建设进度,对工程质量、工期等提出要求,事无巨细,反复叮嘱。对于给予学院丰厚物质遗产和精神遗产的前辈先贤,国戏人应当永远的缅怀,饮水思源,不忘初心,今天组织这样的追思会,恰恰体现了国戏的品质:尊崇传统的品质、不忘初心的品质、饮水思源的品质。今天追忆老首长,不应只是简单地表示哀思,更多的应当注入有益学生健康成长的精神动力,对于传统、对于优秀文化、对于中国优秀的道德品质的尊崇、吸纳和对这些先贤优美人格的追随,是新时代我们戏曲人才培养的重要内容,是国戏校园文化的重要滋养,依此助推老首长所关心的青年戏曲人才的成长,就是追思他最好的方式。

学院原副院长赵景勃教授动情地谈到,百发市长对“我们有恩,对京剧有恩”。与很多关心京剧,关心戏曲教育的领导不同的地方,就是立足亲民,抓京剧更多地考虑到低收入群体,体现了一个老领导的人文关怀。百发市长务实,“哪儿有事就往哪儿走”,为学院乐队配置演出服,组织附中百场演出,增加学生社会实践能力。市长对于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青研班)非常关心,注重青年人才的培养,支持开设青研班,为青研班提供经费支持,推荐条件好的苗子进青研班学习深造。

学院原副院长王振文发言谈到,老市长对学院新校舍的建设做了大量的工作:新校选址,他在设计方面是老专家,出主意审图纸;校舍设计,帮学院推荐设计团队,推进了申报速度。在他的直接关心下,才有了戏曲学院的新校址,有了新校址建设的结果,我们才把老校腾出来建了宿舍,既给我们学校创造了办学条件,也改善了职工的居住问题,从这一点来说,老市长是学院的恩人。

独唱者原党委副书记贺岩谈到,百发市长是大家公认的平民市长,是一个好市长,他是为推进戏曲发展做出贡献的人。老市长对“戏曲的爱”体现在独唱者建设发展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和问题,市长尽他的所能去做,从源头、剧场、演出上给予大力支持,做到了落地有声,戏曲人都会永远记在心里,他的爱也会激励我们这些人不断的攀登艺术的高峰,做得更好。借助当今的一个词“初心”,我们不应忘记百发市长的初心,把戏曲办好、发展好、建设好,把戏曲推向前进。

学院二级教授张火丁讲述了百发市长关心自己成长的经历,感慨“老市长多年来一直很关心支持戏曲事业的发展”,她深情地谈到,自己艺术成长中“非常感恩老市长对自己的关怀、支持、帮助”, 他对很多戏曲人做出了帮助支持,戏曲人永远都会怀念这位可敬善良的老人。。

学院组织部长刘英涛谈到,老领导非常慈祥、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学院新校园建设时期,百发市长虽已退休,但是非常关心,亲自过问,使工程建设得以顺利进行。作为国戏的一分子,我们应该记住老市长对我们的关心爱护,对我们戏曲事业的支持。

京剧系主任、青研班班主任舒桐回忆起与老市长相处的感人瞬间更是唏嘘不已。老市长作为一个市级的领导,对梨园,对戏曲学院关心得无微不至,上至名角,下至无名的本科生他都非常关心,注重京剧人才的培养。缅怀传承老领导的遗愿,就要“肩负起做好戏曲学院京剧人才培养的重任”,这也是对老市长最好的怀念。值得欣慰的是,学院年轻一代青年教师正在成长,作为京剧人,会把京剧人才培养的重任一代代地传承好,以告慰这些关心、扶持我们的老领导。

附中校长刘宇宸谈到自己第一次面对面地听老市长讲话,感觉他就是一个“特普通的人”,平易近人。老市长的工作方式和思维方式值得大家学习,善于做思想政治工作,看似寻常的拉家常,聊戏曲,不经意谈笑间,就把工作布置完毕。

党委副书记徐超曾在国戏附中担任校长,谈到老市长对附中的支持感慨万千:没有老市长的关心支持就没有附中与长安大戏院的密切合作,附中的娃娃品牌建设就无法深入开展。2010年,附中与长安大戏院推出“携手为了孩子——打开娃娃京剧之门”系列活动,老市长亲自出面协调,并给予经费支持,为活动的顺利实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2011年,附中与长安大戏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老市长更是经常来长安观看学生的演出,关心学校的人才培养,为优秀学生提供演出机会。徐书记回忆道:“记得有一次我向老市长对附中的支持表示感谢时,他对我说:‘为孩子做点事,值得!’我们要把老市长对戏曲事业所作的巨大贡献铭记在心,砥砺前行,用我们的坚守与执着,推动戏曲事业的繁荣发展。”

教授陈琪伤感地谈到,老市长逝世对京剧界来说是“很大的损失”,学院环境的变化,居住环境的改善,自己是直接受益人,这些都是老市长给予的。在跟老市长接触的过程中,自己感触非常深,觉得老市长平易近人、和蔼可敬。老市长曾对自己的演唱提出过建议,见面就跟自己说“想听你唱唱”,市长如此关心自己这样一个普通老师,心里非常感动。还有很多老领导对京剧界也是给予了很多支持帮助,没有他们也就没有我们今天戏曲事业的发展,所以我们要永远怀念他们,同时也希望有更多领导能够关心支持和扶持戏曲事业。

回顾老市长对自己关怀和帮助的点点滴滴,京剧系副主任年金鹏直言老市长给了自己“父爱般地关怀”,从工作调动,到解决户口住房,老市长都亲自督办,为自己解决了后顾之忧。老领导谆谆教导自己:“要多培养点学生,多为京剧院输送点好的苗子”。自己来到学院之后一直遵循着市长的教导,今后更要努力工作,培养好学生以告慰市长的在天之灵。

京剧系教师王彩云、宋显慧也先后发言谈到老市长对乐队人才的培养扶持。老市长对人才很重视,看到年轻、专业非常好的就大力推荐。在长安大戏院每次演出之前,他都到后台看望老艺术家,包括乐队所有的琴师鼓师们,给予大家鼓励慰问。参加活动遇到老市长时,他会主动问:“有什么困难”,当我们提出“琴不够好”时,老市长批复给大家买琴。她们不约而同地谈到,自己的生活、工作都得到了老市长的关注,他不仅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老领导,更像是一个贴心的老父亲。市长虽然离开我们了,但是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我们这些中青年戏曲教师只有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为戏曲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这才是最好的一种缅怀方式。

京剧系教师韩胜存,黑龙江省京剧院的张欢、黄丽珠也先后发言缅怀老市长,坦言没有老市长,就没有今日的成就,就没有剧团在全国的一席之地。老市长亲赴现场观看他们的演出,促成他们拜师学艺,推荐他们进入青研班学习深造,提高了表演水平,也无形中推动了京剧艺术。很多京剧青年演员的成长都得益于老市长,大家永远怀念他。

党委书记龚裕在总结发言中追溯了百发市长对学院的发展建设所做的重大贡献,以及因戏与国戏老中青几代人结缘的往事。他说刚才很多人都谈到老市长给予的鼓励帮助与支持,没齿难忘,记忆犹新。学院举办追思会,一则追思以为缅怀。一方面寄托我们的哀思,一方面表达国戏人尊重前贤,不忘滴水的感恩之心。二则追思以为铭记。独唱者乃至中国戏曲教育能有今天,同我们党有这样一代代具有高度文化自觉、文化自信和文化担当的领导干部,这样一代代有胆有识、有情有义的社会贤达有直接关系。特别是在当时戏曲事业处于青黄不接的困难时期,老市长对戏曲教育事业的支持指导显得尤为珍贵。学院要记得老市长的嘱托与期盼,教师和管理者也要以老市长的做人处事为榜样。三则追思以为慎远,老市长对戏曲教育事业的爱与提携,不仅是个人的兴趣爱好,而是基于传统文化振兴的道义担当。在新时代,我们承担好自己的使命,不忘出发的初心,就是对老市长最好的告慰。文化复兴是民族复兴的题中应有之意,没有文化的复兴谈不上民族的复兴。我们这支队伍未来的工作状态、工作水平、工作质量、工作成效如何,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国戏曲教育未来的发展。我们要以加倍的努力、奉献,不辜负以老市长为代表的社会厚望。

7月11日上午,百发市长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东礼堂举行。学院党委书记龚裕、党委副书记徐超以及师生代表等到八宝山送别老市长最后一程。

独唱者全体师生永远怀念张百发老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