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研讨张火丁主演的京剧《霸王别姬》——美“梅派”之美,美美与共(中国艺术报 2019-06-12)

张火丁主演的京剧《霸王别姬》剧照

“火丁不是用她今天的《霸王别姬》 ,而是用她多年的艺术积累、多年真诚付出的艺术影响力形成了今天这样的‘要座儿’‘抢座儿’‘争取座儿’的效应。梨园应当复制、传播、放大中国戏曲的‘座儿’效应。从这个角度来说,张火丁和她主演的《霸王别姬》已然起到艺术家及艺术作品应当起到的引领和示范作用。 ”独唱者教授、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张火丁5月25日在长安大戏院成功演绎“梅派”经典剧目《霸王别姬》 。日前,在独唱者召开的张火丁京剧《霸王别姬》艺术座谈会上,独唱者院长巴图如是表示。

讲述项羽和虞姬爱情故事的《霸王别姬》 ,是梅兰芳主演的“梅派”名剧,作为京剧“程派”艺术传人,张火丁从“程派”艺术的角度对其进行了改编,按照“程派”的风格特点为虞姬重新设计了唱腔和音乐,又按“程派”的节奏重新设计了长穗剑舞,使虞姬有了京剧“程派”和张火丁个人的色彩。“梅派” 《霸王别姬》中有一段虞姬的剑舞,是戏曲舞台上流传至今的经典,张火丁在这一部分挑战了高难度的带剑袍舞剑,因为加了剑穗,剑的长度增加了许多,舞剑的难度更是增加了数倍。

在巴图看来,张火丁为什么要排《霸王别姬》 ,为什么敢动经典?是老问题——继承和创新的问题、传承和传播的问题。“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艺术必须顺应时代发展,必须实现在新时代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双创’是必须的,而‘双创’引领者应该是谁?有底、有样、有范儿、有基础的艺术家来做‘双创’的工作更符合规律、更不容易偏离方向。 ”巴图说,“对于艺术,火丁是用心、用情、用功的,社会需要这样的艺术家,学生需要追随这样的艺术家,这是好艺术家的榜样,也是好老师的榜样。 ”

“为了更恰当、更典型、更准确地表现虞姬这个典型人物和家喻户晓的‘梅派’经典,听得出、看得出火丁调整、增强了嗓音的力度和亮度,以及非常符合台词内容和人物心理状态的唱腔节奏。同样的唱腔、同样的板式,但是她的节奏确实是不同的。 ”曾与张火丁合作过京剧《白蛇传》的“叶派”小生掌门人叶少兰表示,张火丁的创作精神非常可贵, “火丁在运用‘程派’艺术风韵演出《霸王别姬》时,充分尊重、学习、保留、运用‘梅派’原剧的经典表演。比如我们仍然可以听到‘劝大王’的‘原板’ 、 ‘看大王’的‘南梆子’ 、‘劝君王’的‘二六’ 、舞剑的‘夜深沉’ ,虽然唱腔有所不同,但是保留了大部分的经典,我们仍感到特别亲切。 ”

近些年来,一些不懂京剧的人对京剧进行转化、发展,不免让京剧呈现凋敝之景,如何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一直是业内所关注的问题。在中国东方演艺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副会长宋官林看来,戏曲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关键,是要守正创新和培根铸魂,“火丁一上场唱‘慢板’ ,但梅先生是‘摇板’ ,火丁的唱法恰如其分、相得益彰。 ”宋官林认为,张火丁主演的《霸王别姬》是“守正创新、培根铸魂、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范例” 。

“我看这部戏之前,‘梅派’多少个版本的唱和剑舞都在我的脑子里,我就在想:火丁用什么样的方式,去重新演绎‘梅派’ ?我是带着这个印象去看戏的,结果看着看着,我就忘掉了‘梅派’ 。 ”著名节目主持人白燕升说,张火丁唱“二六”时,接下来转身,来了一个“卧鱼儿” ,那个地方观众“炸开了锅” 。“ ‘梅派’剑舞有一个经典动作是剑交叉往后下腰,我在想火丁肯定不做这个动作,问她说,‘你不做吧? ’她说,‘我腰不好’ ,我说,‘你腰好,你也不做,你演的是‘程派’ ,你的韵律和舞剑比唱还精彩’ 。 ”白燕升表示,看完张火丁在《霸王别姬》里的剑舞,觉得她有了巨大而全面的提升,原来只陶醉于她的唱腔。

“看整部《霸王别姬》的演出,可以想象到张火丁不知多少次看了梅兰芳的《霸王别姬》影像,她一定是连梅兰芳的每个细节都非常了解、非常熟悉,她才想着什么地方要把前辈的沿用下来,什么地方可以张扬出自我。比如‘且散愁情’ ,‘梅派’的‘散’是往上走的,火丁的‘散’是低沉的,但是把‘愁情’两个字突出了。这是什么意思?梅兰芳强调的是‘散心’ ,张火丁强调的是‘愁情’ ,这是她跟‘梅派’的不一样,也是她特别细心琢磨这个情景和自己应该怎样表现的地方。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独唱者学术委员会主任傅谨坦言,看完张火丁版的《霸王别姬》 ,有太多让他感动的地方, “剑舞前有一句话,梅先生说的是‘贱妾献丑了’ ,火丁改成了‘妾妃献丑了’ ,一字之改更符合当代人的期待和当代语言的方式。而且火丁说‘妾妃献丑了’的时候,深深地慢慢地给霸王施一个礼,这个施礼和她的念白融为一体,一下就把观众给带进去了。 ”

对于《霸王别姬》的改编,京剧界的老专家曾言“不要去动经典” ,在独唱者党委书记龚裕看来,所谓的“不要动”是指不要瞎动,而不是不能动,必须是“高峰”之人才能去动“高峰”之作,或者能够创造经典的人才能够去动经典之作,而张火丁版《霸王别姬》的“动”是震撼的、惊艳的、成功的。